十年踪迹

一封写给 JavaScript 女神的信

十年踪迹 · 2016-12-12翻译 · 2014阅读 原文链接

亲爱的 JavaScript,

我想要与你谈谈我们的社区里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我为这个社区里的许多开源项目做出了贡献(包括 Babel、Flow、Yarn、Lerna,等等)。作为这些流行项目的维护者,我在社区里经历了温暖的阳光,也承受了猛烈的暴风雨。

参与社区的最大好处之一是我被邀请去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会议演讲,旅行到那些我以前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去到的地方,与世界各地的人们交朋友。正是通过这项开源工作,我收获了人生中最宝贵的一些友谊。

但恐怕我不得不说,事情并不总是只有阳光的一面。

维护一个有着成千上万用户的大项目意味着你将面对许多批评。有时候这种感觉就好像你卷入了政治斗争。有些批评是无效的,但是大部分批评是有效的。不管怎样,最杯具的事情是,那些批评者经常以一种非常消极的方式与你沟通。

与一般的批评不同,这种消极性会打击你。我可以滔滔不绝地介绍在我参与的各种项目里的权衡取舍。我也很乐意重新考虑我们既定的发展方向,如果我判断错了,我也非常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尽管有时候认错很难)。但是,当有人开始嘲笑和侮辱我所付出的努力,当他们以一种极其消极的态度批评我和我的工作,我就会很受打击。这个后果(对我而言)非常可怕。


让我举一个例子:

当我们发布 Babel 6 时,对 API 做了改变,我们为了这个改变已经计划了一段时间,一步步从小范围测试直到最终对所有人开放。

在发布 Babel 6 之前,我们认为这一改变将毫无争议。我们提前几个月传达了我们的意图,并询问了社区的意见。

但是当我们将这一改变发布出去时,没过多久,出现了各种攻击的文章,说 “Babel 6 对软件设计而言是个反面教材” 或 “Babel 团队破坏了 Web 平台”。有人还在网上提到我,说我是个白痴。一大波关于“JavaScript 疲劳”的文章开始出现。

这种感觉就像是每天我都收到一封未读的投诉,控诉我们干了一件多么罪恶的事情。

为什么我们还要继续做下去?我的洪荒之力都被这些喷子给耗完了。我再也不想碰 Babel 了。本来维护 Babel 是我人生中最有趣的一段经历,现在却让我每天都觉得可怕。

“怒火已经无法承受。每一天都有人不断抱怨我们所做的工作有多遭。这太打击积极性了,我几乎停止了读 issues 和 pull requests”

—— 我在 Babel 6 发布的几个月后发表于 Raddit

开源项目维护者的懈怠对于任何开发者社区来说都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一个社区希望每隔几年都有技术革新,那么他们需要帮助我们(开源项目维护者)对付这些问题。因为如果放任不理,这样的批评最终伤害的是整个社区。

我们的工具有一系列问题,与其攻击那些能帮我们解决大部分问题的人,何不站在他们那一边试着帮助他们?这并不需要人们付出太多,但很多人仍然选择做键盘侠。


我想要与你谈论一篇文章,这是几天前出现的,标题是“Angular 2 是可怕的”

首先,这样的文章,仅标题就是对维护者的攻击。当然,作者想要的是维护者能解决一系列问题。但以这样的标题写文章,又怎么指望维护者会去点击它,更别说去解决文章里的问题。

这篇文章接着又提出了他们使用 Angular 2 的一堆问题。整篇文章用标题党的形式吸引眼球并充满着对 Angular 2 愤怒的咆哮,而对于他们面临的实际问题却几乎没有解释。

一些人还在知乎(啊呸,应该是 /r/javascript/)上钓鱼,粉饰作者的行为并重复作者的原话。

读到这样的文章和它所引发的提问令人非常失望。

这种内容没有任何意义。完全没有积极结果。它只是喷子们成群结伙地攻击,喷完这一家去喷下一家。

Angular 团队有许多大牛,他们有聪明的头脑,在社区里也有丰富的经验。因此我想他们能够很好地处理这些问题。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伤害并继续前行。喷子们留下了脚印,踩伤了维护者,尤其是新手。

这不是说我们不要批评我们的工具,或者我们不应该开源我们的工具。我没有写信批评 Angular 2 是因为我是它的粉丝。我现在不再继续做 UI 方面的工作,但是,即使我曾经做这方面的工作时,我也没有完全认同 Angular 2。

在过去的几周里实际上我一直在使用它。我尝试着学习它,因为我认为学习他人根据实际经验做出的技术决策是有价值的。

我曾经做过许多 UI 相关的工作,因此根据我自己的经验,我有一些观点,我将与你分享其中的一部分:

  1. Angular 2 有许多激动人心的部分。它构建在许多创新想法之上,其中的不少思想在社区中还未广为人知。这使得它的学习曲线变得陡峭。

  2. 模板(Templates)引入了许多紧凑语法(compact syntax),看起来不那么一目了然。这乍看有点像天书,即使它其实是很有逻辑的。有时,它似乎比它实际上(的行为)隐含着更多的意义。

  3. 文档看起来像是一下子把你丢进漩涡中心,并尝试让你自己快速游出来。有许多你需要学习的点,而当你一下子接触那么多内容时,你会有点力不从心。例子在某种程度上也有点混乱(与 #1 相关)。

  4. 文档里还有许多新概念,它们毫无理由地突然出现,并在读者理解之前灌输到他们的脑海里。对读者来说,在没有弄明白为什么这是一个好点子的时候,就要为这个点子埋单,着实有点为难。(也与 #1 相关)

我还可以继续说很多,但我有一个底线:我不发牢骚,我不侮辱人,我不无谓抱怨,我会给出反馈。

所有这些点(可能除了 #1,我列出它以呼应后面的观点)对于团队来说都是能够关注和具体可操作的任务。我将这些点提供给团队,是站在一个友好用户的角度,出发点是希望它得到改进。

这也不是什么难以做到的事。我专注于我面临的问题,并尝试从根源上解决它们。实际上,我最希望 Angular 2 的文档能够先得到改进,因为其他的东西都可以暂时容忍,而我认为文档于对用户体验的影响最大。

我希望你们能像我这样以直接的方式沟通,而不是仅仅表达愤怒。


做一个程序员有时候真令人沮丧,所有的一切可能都在和你作对。人们常有非常不同的方法来对付这些沮丧,不管是在他们开发的软件还是他们经历的社交中。

我理解批评,因为人们会遇到麻烦和感到沮丧。我理解批评,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开源团队的一员,参与所有重大决策,而这可能会导致怒火(决策与自己期望的不一致)。我理解批评,因为人们用这些项目工作,这些工具对他们而言非常重要。

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人攻击那些本来可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的人。我也不能理解,喷子们发泄自己的愤怒,而不是尝试用更积极的方式解决问题。

我不得不承认,我也曾多次犯过这样的错。愤怒和沮丧是很强大的力量。当你需要发泄这些情绪的时候,沟通很难进行。事后我总是感到后悔,而很多时候我得强迫自己道歉。

当试图表达一个观点时,发怒很容易。用过激的方式沟通,还认为自己是在帮助别人。你觉得你自己“爱之深,责之切”。

但我们作为社区的一分子,应该要控制愤怒。


要解决问题,不需要写一篇充满愤怒的文章或者在 Twitter 上喷项目维护者。然而社区中的每一个人都要为纵容某些喷子行径负责。

每一次我们支持、收藏、喜欢或者赞成某人的消极态度时,我们就使得他们的愤怒被放大。每一次我们评论和重复作者所说的内容时,我们就成为打击那些只是想让事情变得更好的人的帮凶。如果一篇发泄愤怒的文章有 1000 支持者和 600 个评论,就很让人心寒。

甚至那些有着冷静头脑的人,那些本来有积极态度和善意的人,他们也默默接受社区中的这种行为而不是将它拒之门外。

那些鼓励这种行为的子社区,项目维护者不愿意参与。因为没有人愿意成为社区里的喷子们发泄怒火的下一个目标。

而一旦这种事情不断发生,每次持续几周或几个月,它将导致那些最可能修复根本问题的人退出。这对于社区来说是最糟糕的一件事。维护者退出宣判了项目的死亡。

Babel 活过来了,但是它用了几乎一年时间组建一个新的团队来继续支持它。在 Henry ZhuLogan Smyth 这些人的努力下,这个项目才慢慢缓过劲来。

我这一年最大的贡献只是玩笑般地添加了 Guy Fieri ascii art 到项目中。此举也被那些曾经发话说“这件事情之后,我们怎么能信任这个团队呢?”的某些人批评为“极不专业” —— 好吧……看来我真得让贤了。


有许多这样的“子社区”,在 /r/javascript/ 和 Hacker News 这样的地方,常常是负能量大于正能量。

我之前提到的,在最近几年中我有机会见到许多在这个社区里的开源项目维护者。我见过的维护者没有上千也有好几百。你可能很难找出一个有几千 stars 的 GitHub 项目而我没见过至少其中一位维护者。

我和这群人有许多交流。多年以来我收到了许多建议。

我总是收到建议说要避免上一些“子社区”,比如 /r/javascript/ 和 Hacker News。维护者们说那上面充满了喷子,那些人从不理解讨论的内容,只是随意喷任何事和任何人,把好好的社区闹得乌烟瘴气。

我最经常听到的是:“别让他们喷到你,和他们撕逼不值得”。

这些社区把那些真正能帮助他们的人赶走了。那些离开的人是唯一有能力解决这些令人沮丧的问题的人。造成这一结果,都是因为人们不能很好地控制他们的怒火,不能成为一个彬彬有礼的人。

喷子行为需要制止。我们需要停止鼓励愤怒。不仅是为了维护者,我们也是为了自己。否则我们将自食苦果。

我们需要辨识出那些实际解决问题的帖子,那些对社区有积极影响的帖子。我们需要参与能改善产出的讨论,反对那些只表达愤怒的喷子。我们不能持续喷问题而对谈话内容没有任何实际帮助。

如果我们聚焦于解决问题、聚焦于帮助他人,聚焦于分享观点,我们将会一起打造一个更好的社区。我们都是一个更大的社区的组成部分,而我们对社区都会产生影响。我们可以传播正能量,也可以传播负能量,这完全取决于我们自身。

这是社区面临的现实问题。我们要么努力修复它,要么继续挖坑埋葬自己。

Sincerely, James Kyle